昔日辉煌的海勃湾矿务局露天煤矿 - 煤炭史事寻踪 - 煤炭史志网
欢迎访问煤炭史志网!
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 网站总访问量:
搜索
热门关键词:编写大纲终审 提要
当前位置:首页 >> 煤炭史事寻踪 >

昔日辉煌的海勃湾矿务局露天煤矿

发布时间:2021-02-05 08:32:16       浏览次数:0
昔日辉煌的海勃湾矿务局露天煤矿
张云峰
        上世纪七十年代至九十年代的海勃湾矿务局露天煤矿,是西北地区唯一的一座大型露天煤矿,拥有矿山开采4·6立方电铲、蒸汽机车、矿山铁路自备车辆、蒸汽吊车、推土犁、潜孔钻等大型机械设备200余台(辆),相应配套的有机械修配厂一座,60万吨年入洗原煤洗煤厂一座,其中机械修配厂配备的动轮落地车床、龙门刨床、滚齿机等大型加工设备,也是西北地区绝无仅有的设备之一。
        因露天煤矿机械化程度高,开采方式不同,工人劳动强度和安全系数优于一般煤矿井工开采。因此,一度成为让人羡慕的现代化煤矿企业。然而,这一诞生在“文革”时期的计划经济产物,从它的诞生(1970年)到它的消亡(1998年),由于受先天不足的制约,最终走向了破产倒闭的道路,成为乌海煤炭发展史上一段历史。
        但是,露天煤矿从白手起家到发展壮大的近30年里,广大干部职工战天斗地、挥汗苦干、以苦为乐、勇于奉献的精神,是值得赞颂和发扬的,虽然已经时过境迁,但它存在和发展的历史,却为乌海的煤炭发展事业书写了辉煌的篇章。
        一、创业艰辛百战多
        1970年海勃湾矿务局在原桌子山矿务局的基础上,正式成立了海勃湾矿务局(隶属于内蒙古煤炭管理局),下辖平沟煤矿、老石旦煤矿和一个建井工程处(二处),为了加快煤炭事业的发展,当年开始了公乌素矿区的大规模建设,其中包括露天煤矿的筹建。这一年,在本矿务局范围内招收了首批干部和职工子弟,派往抚顺露天矿、包头机修厂、临河机务段、大武口机修厂等地外委代培,后来这批工人成为矿区发展的中坚力量。同时,从老矿区扎赉诺尔、鸡西等地调来部分老技术工人,成立了露天煤矿筹备组。当时公乌素地区只有老区(原八万井煤矿,年产八万吨煤而得名)有几栋平房,其他整个矿区荒无人烟,前期调来的几名老工人只好安排在老区民房居住。后来,一批复转军人转业到公乌素,除被分配到露天矿派往外地培训的人员外,留下的人和陆续调来的工人,只好住进用简易的柳笆搭成(被称作马号)的房子。这年,承建老石旦煤矿基建任务的基建工程处(二处),在老石旦基建扫尾工程完工后,也进驻到公乌素矿区,担负起二号井井口和矿区居民区的建设任务。由于施工人员多,临时搭建的两栋平房只能安排干部办公和正式工人居住,而壮工(临时工)却无法安排住处,只好挖地窑(地窨子)住。同时,由拉僧庙火车站通往公乌素的铁路干线,经过众多民工肩挑人扛的艰苦努力,于1971年下半年完工通车。
        矿区铁路干线的建成通车,标志着露天煤矿框架雏形的基本形成,这时,由扎赉诺尔矿调拨来一台二战时期的小机车,承担着由拉僧庙火车站到老区的供水任务,从此结束了公乌素地区靠打机井用水的历史。随着矿区建设步伐的不断加快,本着边建设、边生产、边发展的建设布局,为了使公乌素矿的原煤尽快运出去,露天筹备组承担起通往二号井的铁路修建任务,于是,1971年12月,第二批新工人招收入矿,成为铁路运输的补充力量。这批新工人依然是招收的矿务局以及市区的工人子弟,不过这批招工指标是按井下工招收的,入矿后先修铁路,再行分配。二百多名新工人中,女工约占15%的比例,三十多名女工刚入矿很快被分配到医院、食堂、交换台、招待所等服务部门,男工从中挑选了20多名到供应站当装卸工,其余100多人组建成铁路大队,开始了修建通往二号井的铁路任务。这批新工人入矿后,依然是没有住房,为了解决这一难题,计划8月份入矿不得不推迟到年底才入矿,然而,解决的方式也只能是采取临时的办法住帐篷。于是,五顶军绿色的帐篷分两排坐落在拉公铁路7公里处的路基下(现乌海能源路天矿业公司东侧),开始了踏入矿区建设、生活的第一步。1972年3月,又从伊克昭盟准格尔旗等地招收了一批工人,补充到公乌素、露天两个煤矿,由此两大煤矿的人员已经发展到一千多人,但生活依然是十分艰苦,最突出的一点就是住房紧张,公乌素矿办公地点是在两栋平房里,露天煤矿还没有正式成立,当时的名称叫铁路运输段,在五顶帐篷的东面用干打垒的方式建起了办公室、食堂、小工厂以及一个小型的车站,已有了3台机车、1台15吨蒸汽吊车,从而拉开了露天建设的序幕。
        1974年,露天矿开始了基本建设,先后建起了办公楼、单身宿舍、运输信号枢纽以及家属区,同时由华北建筑工程局一处承建的机修厂、洗煤厂,也开始破土动工。这期间,海勃湾矿务局成立了露天生产建设指挥部,进驻露天矿区,参与到露天矿的基本建设。露天矿由原来的铁路运输段,扩大到运输段、采剥段、机电段、工务段、排土段,以及矿机关、医院、小学和一个运销科等数多个部门,而这些段(科级单位)几乎都没有像样的办公设施,除了简易的平房作办公室、会议室外,下属的分部门(如运输段下属的机务组、车务组、车辆组、电务信号组、给水组等),都是采用干打垒自建的方式解决了用房问题,而这些简易房屋一直沿用到1986年正式投产之后。就连生产用房,如山上的压风机房、铁路信号灯充电房、各铁路站点的值班室等,几乎都是简易的工棚,有的甚至是地窑或用枕木围起的工棚,车站值班室里只有一张桌子、一部电话,凳子是用两根枕木垫几块砖头搭起来的,既可坐,也可临时休息用。这期间,海勃湾矿务局的子弟几乎都被分配到了露天矿、总机厂、洗煤厂等单位,为海勃湾矿务局所属单位解决了大批的就业人员,同时也使海勃湾地区的二代矿工,经受了一次艰苦创业的战斗洗礼。
        1982年,内蒙第八十六建井工程处(后归属海勃湾矿务局改为第一基建工程处),以及从营盘湾调拨来的(后划归海勃湾矿务局为第三基建工程处)施工队伍,大批人员进驻到公乌素矿区,开始了三号井、露天洗煤厂的基建任务。本来就住房紧张的两大煤矿,不得不从刚交工甚至尚未交工的家属住宅区中抽调一部分民房,支援一、三处兄弟单位使用。
        1986年8月,经受了16年摸爬滚打磨练的露天煤矿,终于建成投产,但是,投产后的露天矿并没有从此走向社会主义的幸福康庄大道,而是背负的包袱越来越沉重。由沈阳煤矿设计院设计的海勃湾矿务局露天煤矿,设计年产能力为120万吨,建成投产后实际年生产能力最高达到45万吨,而且采剥比严重失调,竟高达7:1,即采剥7吨土石方才能得到1吨煤。从采剥、运输、排弃,到原煤入洗,每一步都离不开动力设备,而且从中白白扔掉的近7倍的土石方中,都付出了沉重的采、运、排的昂贵代价,7:1的采剥比使生产出的原煤远远超过了吨煤成本。自1986年建成投产后,在短短的十多年里,就到了负债累累,举步维艰的地步。
        二、战地黄花分外香
        从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期的创建时期,到投产后的发展时期,露天煤矿始终把提高职工的文化素质和技术技能当做一项大事来抓。这期间,不仅物资贫乏,而且业余文化生活单调,面对不断增多的青年职工队伍,正面的宣传教育就成了一项不可缺少的政治任务。技术上采取了师带徒、老带新的方法,形成了根深蒂固的师徒关系,这一关系不仅增强了新老工人之间的团结,而且形成了良好的尊师爱徒的氛围;政治上以党团组织为核心,特别是注重发挥青年突击队的作用,采取正面引导为主,鼓励扶持为辅的教育方法,利用自办小报、板报、占领宣传舆论阵地,利用电影放映、图书阅览、组织业余文艺宣传队和开展篮排球比赛等文体活动,丰富职工业余文化生活,使单调、贫乏的矿区充满了勃勃生机。
        1974年,运输段首先创办了油印小报《火车头报》,接着采剥段、机电段、排土段、工务段,也纷纷办起了自己的油印小报。那时期办报,是用手工刻钢板来完成的,一张蜡纸,一只铁笔,将蜡纸扑在钢板上,用铁笔书写完成。通常蜡纸的规格是八开纸大小,印一张四开的小报,需要刻两张蜡纸,分两次推印才能完成。这种办报的方式就和电影《烈火中永生》中地下党办报纸的方式相同,所不同的只是环境不同而已。
        最初放电影使用的是提包式放映机,在空旷的场地用木桩拉起银幕,用三脚架固定好放映机进行放映,那时的电影大都是样板戏搬上银幕的内容,再有就是几部解放出来允许播放的电影,如《地道战》、《地雷战》、《奇袭》、前苏联的《列宁在十月》、南斯拉夫的《桥》、《瓦尔特保卫萨拉热窝》等少得可怜的几部影片。就这几部片子,在放映之前都要加映几个短片,这些短片就是“新闻简报”,正像当时人们评价的那样“苏联的影片搂搂抱抱,朝鲜的影片又哭又闹,南斯拉夫的影片飞机大炮,中国的影片新闻简报”。每放映电影之前,人们早早地来到场地,有的拿个小板凳,有的搬几块砖,待到正式开映,黑压压的人群已经坐满一大片,来得晚一些的只能站在后面看,甚至有的人干脆坐到银幕的后面反着看。露天场地看电影成了当时人们业余文化生活的亮点之一。
        记得七十年代中期,朝鲜影片《卖花姑娘》轰动一时,观众无不被影片主人公银姬的悲惨遭遇所打动,几乎每场映出人们的泪水都不断。由于是宽影幕译制片,当时还没有小毫米的片子,在拉僧庙影院放映时,运输段包了专场,用火车拉了几节平板车皮,将职工家属拉到拉僧庙看电影,而且还在团组织里开展了专题讨论和书写观后感活动。
        业余文艺队的演出活动,给矿区带来的欢笑声,给人们留下来深刻的印象。业余文艺队一般都是抽调一些热爱文艺有一定特长的人员,经过短期排练后组织起一台四十分钟到一个小时的文艺节目,节目排练好后,先在职工中演出,然后再组织家属观看。当时的演出条件很简陋,乐器大都以民乐为主,笛子、二胡、三弦、扬琴,几乎没有演出服装,演员上场穿一身崭新的工作服,脖子上系一条白毛巾,只有演少数民族舞蹈的节目,不得不穿民族服装了,才到市里的专业团体借服装,演出活动结束后将服装洗干净,熨烫平整后再还给人家,好借好还,再借不难。这项活动一直延续到八十年代后期,局工会组织各单位进行文艺汇演。到了八十年代,公乌素、露天矿相继建起了俱乐部,文艺演出有了专门的场地,不再是会议室或是灯光球场演出了,并且逐渐添置了一些乐器、服装,尤其是参加文艺汇演的演出队,各单位领导都很重视,参加会演前领导们还要审查节目,也就是专门给领导们安排一次预演,请领导们提出改进意见,尽量使节目突出本单位的特色。汇演结束后,几个参赛队在组织部门的主持下,评选出名次来,作为一项荣誉记录在案。
        八十年代初期,身残志坚的张海迪事迹,感动了全国青少年,一场学习张海迪,争做好青年的职工读书活动在矿区深入开展起来。为了让职工有一个良好的读书环境,矿工会建起了文化站,开办了图书室,购买了上千本图书和订购的杂志、报纸,一同拿出来供职工阅览借读。1986年,在矿工会的领导下,成立了业余写作小组,开始向文艺写作方向发展,并且编印了自己的习作刊物《小溪》。业余写作组坚持了近两年时间,编印了十多期习作作品,内容有诗歌、散文、小说,随笔、评论等近百篇文章。这一活动曾得到原煤炭部高杨文部长的高度赞扬,高部长寄来了亲笔信,鼓励作者再接再厉,立足矿山,走向全国,写出更多更好的作品,为煤矿工人增光添彩。这期间,许多作者分别在《乌海潮》、《乌海报》、《矿工报》发表了文章,这一活动,带动了一批致力于写作的青年职工,为企业赢得了一定的荣誉。
        八十年代中后期,随着精神文明建设的不断深入,建设花园式企业,为职工创建一个良好舒适的工作、生活环境,成为企业美化环境的一个重要课题,煤炭企业彻底改变脏乱差、儍黑粗的形象工程开始了决定性的改变,在参观了乌达五虎山矿花园式企业建设之后,露天矿大面积开展了植树造林,种花种草活动,修建了凉亭、花池,基层单位也在办公室门前修建了花池,种植了花草,使企业面貌发生了巨变。
这些文化奇葩,在那个特定的环境中,既丰富了矿山的业余文化生活,也为企业的发展乃至企业文化的发展和形成,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三、工作服穿出了新花样
       1971年12月16日,二百多名内招工人乘坐着解放牌大卡车来到了露天矿,下车后人们发现天阴得很沉,小雪花夹杂着寒风裹起的砂砾扑面而来,不远处新搭起的五顶帐篷错落有致地排列在空地上,除了一条由拉僧庙方向而来的一条铁路线由西向东蜿蜒伸去之外,几乎没有一间房子,到处都是荒秃秃的景象。五顶帐篷其中一顶是女工宿舍,其余四顶是男宿舍,帐篷里两排用板皮钉的大通铺,中间一个大铁炉子,炉火被几个老工人烧的通红,房内感觉到有了些许的暖意。工长 “张大炮”站在帐篷外的路边上招呼大家集合,待这帮人不太情愿地从帐篷走出来之后,他向大家简单的做了介绍:我们这支队伍的番号叫“公乌素铁路大队”,任务是修一条通往二号井的运煤专线,在不久的将来,这里要建成两个现代化井口,二号井、三号井,还要建一座大型的露天煤矿,电铲、火车全部是机械化开采。紧接着他带领大家来到半里地之外的山坡下的食堂里换饭票,准备吃饭。食堂是用柳耙子围起来,外面抹了一层大泥的简易房子,里面是伙房,外面是餐厅,说是餐厅,其实一张桌凳也没有,打好饭只能是蹲在地上吃,换饭票的就在打饭的窗口旁边摆了一张桌子,算是临时办公。
        第二天,这批二百来号的新工人,统一发了工装,皮袄、皮裤、大头鞋,皮帽子,因为工作是修铁路,属于室外作业,所以发的工装都是皮的,但那时的皮衣没有掉面,都是白茬,等穿戴完之后一看,人们不禁笑出了声,这身打扮活脱了一群从威虎山下来的土匪。那时“样板戏”正在盛行,于是有人就喊上了土匪黑话“天王盖地虎”,接下来一群跟着起哄“宝塔镇河妖”,“莫哈莫哈”,“正晌午说话谁也没有家”······
        在正式进入施工之前,为了有序安排工作的进行,从中挑选几个机灵些的,负责打眼放炮,打通北面的一个小山包,其余的一百多号人分成两队,由两个老工人带领,每四人一组,两人一副大抬筐,另两人用锹负责往大抬筐里装土,开始了修建通往二号井铁路专线的任务。这条两公里多长的专用线路全靠人工抬土修建,条件虽然艰苦,劳动强度也很大,但是每个人的心情却很乐观。一到晚上收工,吹笛子、拉二胡,跟着唱的人大有人在,欢声笑语响成一片。但是,最难熬得还是晚上的后半夜,乌海的冬天,最冷要算是三九天的一月份了,在帐篷里,后半夜人们都睡了,大铁炉没人再用心烧了,室内立马就冷了下来,天亮时晚上的洗脚水没有倒,都冻成了冰坨子。于是有人干脆穿着皮袄、皮裤,戴上皮帽子再盖上被子睡,但就这样也难以抵御寒冷。
        穿皮衣的日子一直延续到春暖花开,才真正穿上了蓝色的工作服。那时,人们的穿戴很朴素,而且非常单调,黑、灰、兰色几乎成了最基本的颜色,只有军人、复转军人穿戴绿色外,其余不论男女几乎都是基本色。那时的工作服样式也很单单调,不论任何工种几乎都是一种样式,深蓝色粗纹劳动布的面料,上衣是小立领的三紧式,裤子两个暗兜,为了使用年限长一些,还要在肩、纣、膝盖处多加一层布,然后用缝纫机扎得密密实实的厚补丁,再有就是工厂里女工穿的背带裤。那时,年轻的火车司机,穿一身洗得发白的工作服,头戴工作帽,脚穿锃亮的黑皮鞋,白手套一尘不染,手里拿一把捡车小锤子,让人看了即眼馋,又羡慕。于是有人把自己的工作服,改的贴身服体,用开水烫了又烫,直到颜色褪去发白了才穿上,而且这套工装还舍不得随便穿,只有下班在宿舍,或是上街出门时才穿,平时把工作服压在铺底下,特别是把裤线压的笔直,这样穿起来才精神。工作服经这么一收拾还真穿出了一道风景线,这种穿戴还有一个特点就是工作帽要稍歪一些,不能戴得太正了,一方面要显示年轻人的性格,给人一种不太安分的感觉,另一方面显示自己的身份与众不同,尤其是跟井下工人更是不能相提并论,给人一种技术工人的优越感。后来,铁路大队改名为运输段,而且用干打垒的方式建起了食堂、办公室和小工厂,还建了一个火车站,由此开通了通往老区、二号井、露天矿场三个方向的集配线,但生活用水还是没有得到彻底解决,仍然是靠一辆小火车,拉着一辆用平板车改装的大水箱从拉僧庙火车站拉水。再后来,人们纷纷效仿段领导的做法,自己动手脱土坯,几个人合伙盖起了土坯房,才算是摆脱了住帐篷的困境。
        四、吃饭、住行都不畅
        在艰苦的创业岁月里,几乎吃住行都很困难,那时购买任何东西几乎都是凭票供应,新工人入矿后,首先要把户口签到单位统一购粮食,否则就无法确定各工种的定量,火车司机、司炉工,属于特殊工种,粗细粮各占一半,修铁路的筑路工虽然也属于野外工种,但是却不享受百分之五十的细粮待遇,只是比一般工种略高一些,百分之四十的细粮。吃菜一年四季几乎都是菜窖里储存的冬菜,土豆白菜炖豆腐成了老样式,能吃上肉的时候并不多,因为肉也是凭票供应的。油水不大,饭吃的相对就多一些,都是年轻小伙子,又是重体力劳动,因此一顿饭吃两个馒头外加三块发糕(用玉米面蒸出的面食),几乎不算新鲜事,个别人有一顿饭能吃八块发糕的记录,买上发糕后用筷子一穿整整穿一串。为了给职工改善伙食,有时候食堂的炊管人员到野外拔一些沙葱做成馅,用来蒸包子,或是把沙葱撒上盐当小菜吃。记得这年冬天,在通往老区的转弯处被火车幢死一匹骡子,几天后这匹骡子并没有人前来认领,于是,食堂将这匹死骡子抬回来,为职工改善了伙食。
        1976年5月,矿里第一次召开职工代表大会,期间为代表们安排了招待饭,记得每桌都有扒肉条、红烧肉、木须肉、鸡、鱼等不比寻常的几样硬菜,十样菜,一盆汤,而且量给的很足。那时还没有招待酒的习惯,只是管吃,主食是包子。会议准备了五桌菜,但转眼间桌上的菜便风卷残云般的被吃光了,接着人们开始等待着吃包子。四、五十人的会餐却忙坏了炊事员,只见上一盆包子转眼间就没了,足足二两一个肉包子,吃得最少的也不下七八个,据饭后统计,这顿饭平均下来人均十五个肉包子,成了当时的一大笑料,可见人们的生活水平是何等的贫困。
          那一时期,除了吃住很困难之外,再就是每周六回家、周一返回坐车难了。刚入矿时只有二处每个星期六下午用卡车送工人,星期一早晨再接回来,于是,只能是与二处的工人一起挤车,因为都是本局的职工子弟,只好多增加几辆车。1972年下半年,海勃湾到公乌素的公共汽车开通了,但是每天只有一趟,而且只有一、两辆车,因为车少人多,一到礼拜六下午,挤车现象就会发生,因为挤车,免不了要与司乘人员发生争吵,甚至还会打起来。那时为坐车而发生的打架现象时有发生,有为抢座打架的,有为讨好女人打架的,还有为其他事打架的,只要发生打架事件,班车就接连几天不通车,因此,“铁路大队”这个番号,也就远近出了名。
         露天煤矿投产后,机修厂、洗煤厂也相继正式投入使用,为了方便职工的出行以及方便各生产单位到市局办事,海勃湾矿务局与铁路部门协商,准备开通一列客车来解决出行难的问题。但是,铁路部门属于铁道部呼铁局管辖,一方面需要两级上级部门协商,另一方面即使达成协议,每次通过铁路都需要缴纳过轨费。由于这些原因的客观存在,因此没有谈成,后来海勃湾矿务局购买了大轿车,组建了通勤车队,从此结束了矿区职工乘车难的历史。
         数十年过去了,虽然往事随着时代的跨越已成为了历史,但是,露天煤矿昔日的辉煌却历历在目,那个特殊的年代和特殊的环境,造就了无数引以自豪的矿山人。全国人大代表孔令宏,全国新长征突击手高大鸣,煤炭系统劳动模范刘喜等一批先进模范人物,用自己的奉献精神和青春的火焰,书写了瑰丽的篇章。他们是露天人骄傲,是千百个矿工的缩影,在他们身上充分体现了一种坚强不息的精神,虽然历史的脚步无情地跨越了那个时代,甚至露天煤矿这个名称早已被人们遗忘了,但它却承接了乌海煤炭发展的接力棒,起到了承上启下的作用,成为历史辉煌的一页。
        责任编辑:于海宏
                                                                       
 

排行榜

  • 网站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