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唱支山歌给党听》源自铜川煤矿与矿工精神 - 煤炭史事寻踪 - 煤炭史志网
欢迎访问煤炭史志网!
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 网站总访问量:
搜索
热门关键词:编写大纲终审 提要
当前位置:首页 >> 煤炭史事寻踪 >

《唱支山歌给党听》源自铜川煤矿与矿工精神

发布时间:2020-07-01 09:13:52       浏览次数:0
 
《唱支山歌给党听》源自铜川煤矿与矿工精神
吴晓煜 2019.9.7
        昨天下午,铜川煤业集团公司党委副书记徐捷同志短信告知:“沉痛地告诉您,姚老(筱舟)已于九月一日,因病医治无效,不幸去世,享年八十六岁”。文星陨落,斯人已萎,不胜悲痛!
        提起姚筱舟(1933-2019)先生,人们首先想到他作词的《唱支山歌给党听》这首传遍全国大江南北,教育了一代又一代人民的著名歌曲。我在南开大学读书时,时时看床头上《雷锋日记》中所抄的歌词,学校的许多活动,都要高唱此歌。激情的歌词就出自铜川矿务局焦坪煤矿,词作者焦评就是原焦坪煤矿职工姚筱舟。此后也了解了一些他的事迹与有关情况,对他更加敬佩,对这首歌越发喜爱。
        在全国人民和广大党员迎接建立百年的日子里,在筱舟先生辞世头七之时,我又重温了《唱支山歌给党听》的歌词,有翻阅旧书,查了相关资料。我们有理由认定:《唱支山歌给党听》不仅出于煤矿人之笔,而且源于煤矿工人的精神与情感。
        《唱支山歌给党听》的歌词是:
唱支山歌给党听,
我把党来比母亲;
母亲只能生我身,
党的光辉照我心。

旧社会鞭子抽我身,
母亲只会泪淋林;
党号召我们闹革命,
夺过鞭子揍敌人!

母亲给我一颗心,
暴风雨中一孤萍;
亿万红心跟着党,
乘风破浪齐跃进。
        作者姚筱舟,江西铅山县人,1949年考入解放军第二野战军“军政大学第五分校”。毕业后分配到二野17军51师政治部,1951年冬随军入朝参加抗美援朝战争。停战回国,转业到陕西。后到铜川焦坪煤矿任采煤技术员。1957年1月8日该矿发生爆炸事故,14名矿工遇难。他当时虽不在现场,但也受到降职处分,下井采煤。
        在井下与工人同劳动,朝夕相处的过程,他与矿工亲如兄弟,他了解了矿工对党的深情。他录下了矿工歌谣:“党是妈,矿是家;听妈的话,建设好家”“鞭子是窑主的枪杆子,煤窑是矿工的棺(材)板子”。这些,对于一个热爱党、热爱新中国,积极要求进步的姚筱舟来说,无疑是提供了思想动力、精神资源和感情基础。也激发了他的创作欲望。姚筱舟的情感与矿工的爱党之情融为一体,《唱支山歌给党听》这首诗就水到渠成了。
        1958年初,“一个风雨交加之夜”,包括《唱支山歌给党听》在内的三首小诗就在焦坪煤矿的矿工宿舍中横空出世了。因为自身原因(出身与海外关系),加上创作于焦坪煤矿,就以与矿名同音的“焦萍”作为笔名,投稿寄出。先后在陕西《工人文艺》《延河》发表。1958年6月26日,又收录在由陕西民歌整理小组编辑的《总路线传单》第8期上。1962年又收入春风文艺出版社出版的《新民歌三百首》一书中。此歌发表时共三段,人民的好战士雷锋又把前两段歌词抄在日记里。并将“母亲只能生我身”改为“母亲只生我的身”;将“党号召我们闹革命”改为“共产党号召我闹革命”。
        雷锋因公殉职后,《雷锋日记》公开出版,全国人民开展“向雷锋同志学习”活动。上海音乐学院教师朱践耳为《雷锋日记》中《唱支山歌给党听》的前两段,随谱写成曲,并交给正在该院学习深造的藏族女歌手才旦卓玛唱歌。在上海首唱获得空前成功,好评如潮。自此一路走红,全国到处是《唱支山歌给党听》的歌声,且至今久唱不衰。
        然而,此时的人们并不知道词作者是谁,是何方人士?据朱践耳“多方寻觅”“发现焦萍在铜川焦坪煤矿”,通过矿领导询问,他才承认自己就是作者焦萍。1997年5月9日,姚筱舟应上海东方电视台之邀,参加了“第17届上海之春音乐会”开幕式。主人特意给他安排了一个意外的惊喜,他与著名作曲家朱践耳、已是著名歌唱家的才旦卓玛三人,在雷鸣的掌声中和令人炫目的闪光灯下,“忘情拥抱,紧紧地握手”。他经历几十年后,以一个煤矿职工的身份得到了人民的尊敬,再一次为煤矿、为矿工获得了荣誉、争了光,添了彩。
        有两段史实,值得注意,关于此诗的创作时间,一说为1957年,一说为1958年初春;有学者讲,雷锋生前喜欢唱这首歌。这些需要厘清。从这首诗成为歌,由歌而传遍全国的曲折过程中,我们可以得到一个结论,这首诗、这首歌词,不仅产生于煤矿的沃土之中,也源自伟大的矿工精神,来自广大煤矿职工对党无限热爱的深情。此诗中的一些关键词正是矿工的语言,如“鞭子”是矿工对旧煤窑的仇恨之语,“把党比作母亲”等“是矿工的话”,词中都有矿工歌谣的印记。正如姚筱舟所讲的:“与质朴、豪爽的矿工们在一起,矿工那忍辱负重、坚韧不拔的品德给了我信心与力量。把矿工当成我师,以矿山寄我情,是我的座右铭”。“我认为矿工是最可爱的人”。正是这个原因,他拿起笔,写下了矿工的精神、矿工的情感,表达了矿工的心声,这些心声与情感又是同全国人民的情感与心声相通相一致的。从而得到了全国人民的肯定、接受与喜爱。他把煤矿工人的心声升华为全国人民的心声。把煤矿工人对党的赞歌,把煤矿工人的心中之歌化为全国人民共同唱给党的山歌。煤矿工人精神正是这首歌的源头活水。这一看法,不仅是姚先生所秉持的初衷,也是此歌大获成功的重要原因。做为煤矿工人不仅要为此而向筱舟先生表示敬意、感谢与怀念,更要学习与弘扬姚筱舟身上那种埋头奉献、荣辱不惊、不断克难求进的优秀品德。我们煤矿的文艺工作者,要像姚筱舟那样写出更多给党听、给人民听、给矿工听的歌曲与作品。
        昨天晚上,曾作对筱舟先生的挽辞,作为本文的结尾
铜煤作家,矿山杰秀。
驾鹤仙逝,苍天必佑。
山歌永唱,全党倾听。
江河万古,游者筱舟。

责任编辑:陈振
排行榜

  • 网站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