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昌—修志人的良师益友——读吴晓煜《修志指要》有感 - 史志论坛 - 煤炭史志网
欢迎访问煤炭史志网!
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 网站总访问量:
搜索
热门关键词:编写大纲终审 提要
当前位置:首页 >> 史志论坛和知识 > 史志论坛 >

陈昌—修志人的良师益友——读吴晓煜《修志指要》有感

发布时间:2021-02-25 08:41:14       浏览次数:0
修志人的良师益友——读吴晓煜《修志指要》有感
陈  昌
2020年3月5日
        庚子新春,一场新冠肺炎疫情不期而至。居家隔离期间,我将吴晓煜先生所著、应急管理出版社(原煤炭工业出版社)2019年11月出版的《修志指要》(第七版)重温一遍,倍感亲切。这本小册子,仅是他众多著述中的一本,32开,4.7万字,简单的骑马钉,白纸黑字的封面,毫不起眼,为什么能够三番五次的修改重印,到最后正式出版,在它背后必有隐藏的故事和道理。
        作者吴晓煜是煤炭行业的“老干部”,曾任煤炭工业部办公厅副主任、国家煤炭工业局行管司司长,国家安全生产监管总局(国家煤监局)政法司司长等职。大家习惯称他为“吴老”或“吴司长”。1997年他任煤炭部办公厅副主任期间,还担任《中国煤炭志•综合卷》编委会副主任、主编。那时正处于第一轮修志的关键期,其中《综合卷》的编纂几近夭折。他上任伊始,勇挑重担,很快解决了经费问题,并带领我们编办人员到有关司局登门拜访,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经多方协调,任务得以落实,编纂工作顺利推进并按时出版。从此我们也开始了长达20多年交往。吴司长严谨治学的精神和对工作极端负责的态度对我的影响很大。他博闻强记、才思敏捷,思想透彻,个性鲜明,大学读得是历史专业,对训诂、版本、目录之学和古碑石刻颇有研究。退休后,他将长期收集的与煤炭历史有关的文献资料加以整理和辑录,著有《史志论丛》《煤史钩沉》《中国煤炭史志资料钩沉》《中国煤矿安全史话》《矿业史事杂俎》《中国煤炭碑刻》《名人与煤炭》《中国煤矿安全史话》《中国古代煤窑案》《中国煤矿史读本》(古代部分)等专著。上世纪80年初由他主笔的《中国古代煤炭开发史》,更是确立了他在煤史研究方面难望项背的地位。2013年,中国煤炭工业协会全面启动煤炭工业第二轮修志,他担任煤炭文献委副主任兼秘书长、《中国煤炭工业志》编委会副主任、总纂,力荐我到编志办工作,协助他协调和推进修志工作。从此,我就有了更多的机会面聆他的教诲。
        众所周知,修志过程中会遇到诸多困难,特别是煤炭人修志,大部分没干过,如何尽快提高修志人员的业务水平就成了最大的“难题”,吴司长对此十分焦急。他一面鼓励和提倡参与过第一轮修志的同志编写教材,将研究成果和实践经验用于指导修志;他一面撰写文章,利用培训讲课,《煤炭史志简讯》和煤炭史志网这两个平台宣传修志的重要意义,普及业务知识。他还自己著书立说,编纂出版《修志指要》。正如《修志指要》前言所述的:“修志是一门学问……这就需要修志者不仅要有事业心、使命感,勇于奉献,还要弄明白怎样修志,掌握修志业务的要义与必备本领,成为修志的明白人”“应该看到,我们对修志业务工作还没有达到了然于胸,游刃有余的地步,当前很需要实用性、针对性较强的修志参考资料”。此书“力求开门见山,水落石出,突出操作性与实用性……三次删削,压缩篇幅,省句省字,两小时左右即可浏览一遍,略得要点,姑且名为《指要》”。从上述几句话可以看出著者撰写此书的缘起与初衷,以及确定书名的原因。
        2015年1月,《修志指要》交由煤炭工业出版社内部印制。2015年3-4月,《中国煤炭工业志》编办相继在兰州和南昌召开部分省市修志工作座谈推进会时,此书带在会上发送,受到大家的好评和欢迎。有的同志知道后主动上门索要,有的单位打来电话求购,甚至有的企业一次就复印一二百册,作为培训教材在修志启动会上发放。编志办在每年召开的工作会议时也作为资料发给各位代表。吴司长看到大家如此喜爱,根据读者反馈意见和建议,以及修志中大家所关心的问题收集起来,删繁就简,反复修改,随修随印,印后再改。就这样前后共修改刊印5次,印数2万多册,由编办免费发放,所有印制费用都是吴司长自掏腰包。他经常说,是煤矿培育、养育了我,为煤炭立言、为矿工立传,花点钱值得。这既是一个煤炭人的文化自觉和精神追求,也是为煤炭修志的初心所在。这些小册子就像一粒粒种子到处扎根并开花结果,像一颗颗小树长大并开枝散叶,像一只只蜡烛那样指明前进的方向,在煤炭行业二轮修志工作中发挥了难以替代的作用。对初学者人来说它是启蒙读物“敲门砖”;对刚参与修志的人来说它是业务培训的实用教材,是开启修志大门的“金玥匙”;对修志人实干家来说它更是一个“锦囊妙计传家宝”。修志中碰到什么困难和问题,看看《修志指要》,有些问题就会迎刃而解。一些煤炭行业管理部门和企业领导就是在读完此书后深受启发,不仅提高了对修志重要性的认识,而且了解到修志并不是一件高不可攀和神秘的事情,遂下定决心修志。
        2019年12月,在应急管理出版社编辑的要求下,这本小册子正式出版,从此它也有了正式身份。
        此书共涉及“什么是志书、篇目横排、史实竖写、资料工作要点、文体与语言、凡例、概述、大事记、图、表、单位简介、附录、总纂与总纂工作、审稿、编纂始末”等16个来自修志实践且必须得到解决的问题。涉及内容全面,既有深度,又有广度,我认为在以下几个方面有所创新和建树。
        第一,明确了志书篇目设题的依据。篇目设置是志书编纂首先要解决好的问题,纲举而能目张的关键,是要有一个分类科学且符合实际的“篇目”。一般志书记述的时间跨度较大,多则三五十年,少则一二十年。另外,所记的事物和事业总是在不断地发展变化,从无到有,由小到大,由少到多是其基本规律。由于志书下限的情况覆盖面广,包容性强,加上志书记述是以现状为主。因此,在志书篇目设题时,有的是按不同的发展时期;有的按不同部门和单位;还有的按照事物或事业发展过程中曾出现的某个节点,造成设题的标准不统一,且不符合志书的要求。对此,他明确提出篇目应“以志书下限的现状为主要依据进行横排”。另外,还强调“横排要以事分类,不按具体单位和内部机构分类,更不能竖排,不可以按时间阶段分类。”这些观点,无疑像一把钥匙,打开了摆在修志人员经常遇到的这把“暗锁”。
        第二,阐述了志书竖写起点和终点与志书断限的关系。一是强调了竖写时应注意的基本写作单元、依时记述、述而不论、突出重点、注意疆界、记述规范等6个要点;二是提醒修志人员注意“竖写时起点与终点并不等同于志书的上限、下限,两者并不完全相一致。一些事物的起点,终点可能早于或晚于志书上限、下限时间,因此在记述时必须仔细分辨,从实际出发,不可绝对化。事物起点在上限之前的,从上限写起;到下限仍未结束的,写到下限为止。”这就解决了第二轮修志中,许多单位和企业属于续志,即断代志,也就厘清了竖写必须上要溯本清源,下要刨根问底的“疆界”。
        第三,强调整理资料要从实际需要出发,博收约取,反对劳民伤财,浪费时间。他指出“对经过考证核实的资料要以时为序,以类(章、节、目)为界,进行归纳整理,作为写作初稿的基础。也可以搞资料长编(这是史学界的传统)。不论是否搞资料长编。都要在写作之前,按编写大纲把全部资料分类、归类,放在各写作单元之内。”这些有的放矢的意见,对加快志书编纂进度十分必要和中肯。
        第四,提出应按照事物的类型,分门别类制定“大事记”的取事标准。人们谈及大事记,都会想到“大事突出、要事不丢、首事不漏”取事原则,但如何具体实施,还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他明确提出:“既然如此,不如退而求其次,另辟蹊径,分而治之,分类定标准。可在基本原则的指导下,先明确大事记的内容范围,即哪些方面的内容可以记入大事记。然后按事的类型,分门别类制定取事标准,这是简便于操作的办法。”并具体提出了“体制、机构,活动、事件,干部任免,生产、建设,文件、会议及规章制度,生产事故,科技成果,异事趣事”等8个方面的分类方法。这就使得修志人员可以按图索骥,直达目的,不走弯路。
        第五,记述人物,见解独到。他认为:根据志书“生不立传”的原则,只有过世人物才能“入传”,而对于在世的、有重要影响和突出贡献的人物就无法得到反映,仅用“以事系人”的记述方法,使得一个人事迹支离破碎,也不符合志书所记以现状为重点的要求。因此,他建议解决此问题的办法应从实际出发,“生不立传”不等于“生不介绍”。在世人物可以采用人物简介、人物名录(表)等形式灵活处理。这就解决了困扰修志人员的难题,走出了过去的禁锢。使得一批有贡献和影响的“在世人物”载入志书,这也反映了他一贯实事求是,善于思考的治学作风。
        第六,建议写好“单位简介”。这本不是全国性的普遍要求,是第一轮修志中,一些部门志、行业志、大型企业集团志普遍采用“单位简介”这种形式,将所属的重点单位和企业加以集中记述和展示,既可调动基层单位提供资料的积极性,也可弥补由于志书横排篇目,难以对一些单位和企业进行集中反映的缺憾,一举两得。因此,他对如何写好“单位简介”提出了指导意见,受到编纂单位的普遍欢迎,也收到良好的效果。这也是他善于将修志中的一些好的做法和经验加以归纳提升,予以推广的鲜活例子。
        在最后一版,特意增加了“编纂始末”的内容。他认为它属于回顾、介绍志书从组织发动、篇目设定、资料收集到总纂成稿全过程的文章,是了解和研究志书编纂的重要材料。其主要目的,一是体现编纂人员的劳动价值,对编辑人员付出的劳动,克服的困难,在这里予以记载。对那些提供了资料和图片,却不能在前面署名的同志,在此予以留名。二是对志书编纂过程中的经验和教训加以认真总结,为后人提供有益的借鉴。因此,他呼吁大家重视并写好“编纂始末”。
        “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此书在写作及风格上至少具有以下三个特点:
        首先,虽然篇幅较短,但他下得功夫却最多。从2015年2月初版,2015年8月第二版,2016年7月第三版,2017年10月第四版,2019年12月第五版,基本上是一年一修订。每次修改,除了将读者反馈的意见和建议及时予以补充和完善外,更重要的是对修志工作中所遇到一些急需解决或带有共性的问题提出解决办法。他认为此书是为煤炭史志工作者提供参考资料和培训教材,不能有半点马虎和闪失。就像一位协会领导在史志工作年会上说过的那样“吴司长热爱修志事业,走路想修志,抽烟想修志,躺在床上还是想修志。”对此书所倾注的心血,是他对修志事业高度负责的生动体现,也是他多年修志实践之结晶和经验总结之大成。
        其次,不人云亦云,注重创新,从实际出发,突出操作性和实用性。书中对每个问题力求开门见山,直奔主题,直至水落石出。其主要目的是让初学者从中不仅学到了一些修志常识,而且能掌握一些实用的操作方法,碰到困难,可以依葫芦画瓢,不出大格,特别对启发思路,统一规范,大有裨益。那些业务较为熟练同志,读完此书后,结合自己多年的修志经验,再做到融会贯通,举一反三,从此成为了单位的修志中坚,甚至煤炭行业的修志专家。
        再者,文字直白,发乎内心,只谈要点,不重理论阐述和学术探讨。一些介绍修志的理论和业务知识的著作往往十几万字,甚至几十万字一大厚本,对刚接触和从事修志的同志,往往抓不住要点,常常感到“老虎抓天”无从下手。该书的最大特点是不过多介绍修志的起源,不过多阐述修志理论和学说,不纠结学术上的各种争论,而是注重指导修志实践。他对那些空谈理论、学术色彩甚浓,却空洞无物,看后仍不解决问题的厚本著作颇有看法。他常说,做学问由简入繁易,由繁到简难。在推动修志工作时,就不时提醒我们“一切要从实际出发,从简从快,不找麻烦”!
        凡是读过此书的同志们都称赞论述提纲挈领、言简意赅,通俗易懂、生动有力。所有问题都是来自实践,又能指导实践。用小半天时间即可读完,却收到事半功倍效果。也许这些赞许就是这本小册子能够多次重印且广受欢迎的奥秘吧!
        2018年3月13日,《中国煤炭工业志》编委会到中国地方志指导小组办公室汇报煤炭行业史志工作,中指办领导高度肯定煤炭工业第二轮修志所取得的成果,特别称赞吴晓煜作为一个史学家和煤炭人,具有浓厚的史志情怀和对煤炭深厚的情感,在这样背景和条件下,取得了这样的成就,得益于他的奉献精神、责任担当和人格魅力,令人敬佩!
        “直笔著青史,血汗化雄文。”这是吴司长作词歌曲《新时代的修志人》的其中两句。事实上,这也是对他的真实写照。他就象一位战士那样为煤炭修志事业执甲在前,冲锋陷阵,执着守望,奋斗不息。他手中的笔就是最好的武器,而这本薄薄的《修志指要》,就是他为修志人所奉献的一份珍贵的礼物,更是我们修志人的良师益友。

排行榜

  • 网站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