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煤炭史志网!
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 网站总访问量:
搜索
热门关键词:编写大纲终审 提要
当前位置:首页 >> 史志论坛和知识 > 史志论坛 >

李明清-我与煤炭修志工作结缘

发布时间:2019-08-29 14:19:19       浏览次数:0
“我与煤炭工业第二轮修志“征文
我与煤炭修志工作结缘
—为四川煤炭工业编纂志书的体会
《四川煤炭工业志》执行总纂   李明清  2019年8月29日
        2008年12月初,我从四川煤矿安全监察局正式退休。一退下来我就回顾在煤炭战线工作了一辈子,为四川煤炭党政工团等事业和本人的业余创作写了数百万字的文章,可以说:这辈子“爬格子”已爬累了,再也不想写文章了,一心想在家愉快休闲、保健身体、安心养老、欢度晚年,好好享受带孙孙的天伦之乐!
 (一)
        当我沉浸在退休悠闲之中时,2009年1月,四川省经信委煤炭处闻讯我退休,特向省经信委编志办推荐聘我任《四川工业经济志》编修人员,编纂《煤炭工业篇》,我再三推辞不过,只好答应下来。
        我受聘后才知,这次修志是新中国成立以来第二轮修志,四川省地方志办公室将此轮修志时期划分上限为1986年,下限为2005年,整整经历国民经济4个“五年”计划20年。要求我两年内拿出初稿,3年内基本定稿,我深感难度太大,难怪有人不敢接手,而我接手的却是个“烫圆”。
        我认真地惦量,考虑到修志能起到资治、教化、存史的作用。人们也常说:“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我既然受聘,哪怕修志困难再大,再辛苦,也要下决心按时完成任务。但是,修志对于我来说,又是一件新鲜事,因为修志属于一种特殊体例,过去,我主要是写公文、领导讲话、政论文、新闻报道、文学类等体裁的文章多,从未接触过志书体裁。回忆上世纪80年代后期,我还在四川煤矿机械厂工作时,曾参与过全国煤炭工业第一轮修志工作,任《四川煤矿机械厂厂志》主编,刚谋划完编纂《大纲》,按《大纲》收集资料时,我就调四川煤管局工作了,对如何修志还是感到陌生的。但我不懊悔,不会就从头学起,边学、边问、边干,在干中掌握志书的写作体裁。就这样,我不辞辛苦跑图书馆、走访调研、收集资料,夜以继日伏案疾书,在2010年底实现两年完成《煤炭工业篇》初稿编纂任务,2011年实现三年基本定稿任务,为四川省经信委煤炭处争了光,我本人和煤炭处分别两次被省经信委评为先进单位和先进个人并荣获奖金。
 (二)
        2015年10月,当我已喘口气,休养生息,陪老伴到国内外旅游,享幸福晚年之时,又受命于《四川煤炭工业志》编委会刘健副局长等领导的多次要求和《中国煤炭工业志》编委会副主任吴晓煜等领导多次期望,出任《四川煤炭工业志》总纂兼执行主编。但我深知编纂《四川煤炭工业志》,是在晚于全国煤炭工业三年的情况下起步,结合四川实际上限为1991年,下限为2015年,是整整经历国民经济5个“五年”计划25年,比中煤编委要求多5年,并要与全国煤炭工业同步完成难度大,困难多。为此,我忧豫过,彷惶过。但联想到鲁迅一句名言:“敢于吃螃蟹的人是勇士“。我再次接受了全国煤炭工业第二轮修志任务。
        刚接任务不久,我一位同学听说我又承担修志,很关心地说:修志是一个苦差事,要查找20多年的档案资料,太辛苦了,你千万不能再干了,您又不差那几个钱!四川煤管局机关一位退休老同志对我吹冷风说:煤炭志书专业性太强了,过去局机关编纂的《四川煤炭工业志》都无人看,你又去编煤炭志书,编出来了哪个看哟?!但也有退休的局、处领导和煤炭系统外朋友、同行闻讯后支持我,提出煤炭志书出版后一定要索取一本。有的同学鼓励我说:“一个人能成功完成一、二件对社会有益的事,这辈子也枉不虚度”。看来,我负责编纂《四川煤炭工业志》,有人关心我,有人支持我,鼓励我,也有人吹冷风。我认真思忖,不管别人怎么说,也不能打退堂鼓,要迎难而上朝着自已认准的路走下去!           
(三)
        四川编纂《四川煤炭工业志》是在晚于全国煤炭工业已修志3年的情况下起步,我作为总纂、执行主编,感到肩上担子责任大,一是要与全国煤炭行业同步完成,时间紧,任务重,难度大;二是这次编纂四川煤炭工业志与省经信委编纂煤炭工业篇有很大区别,内容更全面、更详实。我又经过一番惦量后仍然坚持这个道理:“人活到老学到老”,在干中学,在干中问;认真修好一本志书“功在当代,利在千秋”。我坚信办法总比困难多,因而在步骤、方法上考虑如何抓提前与全国煤炭工业编纂工作同步完成。
        在计划上安排初审稿审定修改,复审稿审定修改,终审稿审定修改等3个阶段进行。在步骤上,我首先做好谋篇布局,写好编纂《大纲》。在较短时间内结合四川实际拟定出《四川煤炭工业志》编纂大纲,并进行了3次修改,更具有了四川煤炭工业的特色。2015年12月15日,报经《中国煤炭工业志》编办审议通过后,编纂人员按各自分工正式进入编纂工作。
        其次,做好督导调研和收集资料。我为了客观、公正地反映四川煤炭工业25年来的发展情况,亲自带领修志人员历经40余天跑遍了四川省档案馆、四川省图书馆,成都市图书馆、四川煤监局档案室查找有关资料。历经23天,行程上万公里,督导15个产煤市(州)27个煤炭单位索取资料。多次到四川省、成都市有关厅局和原四川煤管局直属企事业等16个单位以及民营煤炭企业查寻资料。向长期在煤炭系统工作的老领导、工程技术人员索取口碑资料。利用原在职工作的老关系请原国有重点煤炭企事业单位提供相关电子文档。还对一些数据通过纲络查找。因采取省内外多种途径收集资料,共整理出原始资料达1300余万字。
        再次,按《提纲》写出初审稿。要求修志人员在写作技巧上采取粗、细、精、评四步进行编纂,在时间上划分为四段:一是用5个月将收集到的资料进行粗选装入提纲;二是用3个月对粗选材料进行细选修改;三是用3个月对细选材料进行精选修改。四是用2个月在修志人员间相互点评修改。采取这4种方法,于2017年10月底,《四川煤炭工业志》已具雏形。这就为初审、复审、终后修改奠定了基础。在这四步编纂中,为保证编纂出的志书与中煤编办要求基本一致,我认真组织修志人员学习吴晓煜著的《修志指要》和陈昌著的《煤炭志书编纂十讲》。在编纂初期,我还利用每天上下班坐公交车往返各40分钟时间读完了《修志指要》《煤炭志书编纂十讲》《纠正错别字》等书籍,以利指导编纂工作。
        2018年5月29日,经《中国煤炭工业志》编纂委员会组织专家终审一致认为:“《四川煤炭工业志》全面记述了1991-2015年四川煤炭工业的历史和现状。编纂指导思想正确,四川煤炭特色鲜明;篇目设置合理,体裁完备;资料丰富,重点突出;记事清晰,文字流畅。符合志书编纂要求。”我深感欣慰,但也知道这是鼓励,还存在不少问题。从个人风格讲,我是一个认真、执着、追求完美的人,按终审专家的意见和建议“众手成志,成志一人”的要求,用了6个月时间对终审稿从首到尾统一笔风,对大部分篇章节目按志书写作体裁进行重写和修改、补充、完善、规范。为抢时间完成任务,还经常利用节假日和晚上在家编纂或外出康养休假、同学会等专门带上笔记本电脑,利用别人搓麻将、打牌、聊天等时间编纂志书。按时于2019年1月交煤炭出版社编辑部。
(四)
        日月如梭,光阴荏苒。我参与全国煤炭工业第二轮修志工作,编纂《四川煤炭工业志》已近3年,到即将出版已快4个年头了。印证了我一位同学对我的劝告,辛酸苦辣皆尝尽!的确太苦!太累了!但我又感到很欣慰,退休后的晚年生活能参与编纂煤炭志书,为四川煤炭工业,为伟大的矿工树碑立传,做了一件继往开来,服务当代,垂鉴后世的大好事,再苦再累,值!
       责任编辑:于海宏
 
 

 
排行榜

CopyRight © 煤炭史志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3004293号
电话:010-64463430(可传真) 邮箱:mtshizhi@163.com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青年沟路23号安源大厦613
邮编:100013
  • 网站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