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煤炭史志网!
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 网站总访问量:
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 工业遗迹和工业史 >

石炭井往事:消失的建制

发布时间:2018-04-12 08:35:27       浏览次数:0
石炭井往事:消失的建制
曲世勃    
        石炭井地名一词,源自蒙古语“上迭里口”汉译石炭的意思,20世纪40年代才正式有这个地名。
        石炭井区域面积678平方公里,辖新华北街、新华南街、沟口和白芨沟四个街道办事处,总人口7.4万人(1999年统计)。是因煤业开发而设立的市辖区。
        石炭井最早隶属平罗县,1958年矿区筹建初期,成立大武口矿区党委,为平罗县委领导。
        1970年10月设立石炭井区,为石嘴山市辖区。1975年12月全市将市辖区划分为三个行政区,石炭井改为石嘴山市三区。1981年4月恢复石炭井区。
        石炭井是比较特殊的市辖区,那里95%的人口为煤炭企业职工或家属,市政人员占比很少。
        20世纪80年代,随着公检法的恢复和政府机构的增加,政府部门的干部开始逐渐增多。
        石炭井区干部构成基本以矿务局选调干部为主,少数是部队转业干部,还有从社会公开招收及国家分配的大中专毕业生。
        在石炭井,你很难找到与矿业无缘的人,即使你在市政部门,你家庭关系里也会有在矿上工作的人,因为矿区就业渠道有限,每个家庭不可能置身其外。
        辖区市政建设相对落后。主要原因是长期依赖企业办社会造成的。当时设立辖区政府的目的,就是一切为矿山服务,工作重心主要是保障商品供应和维护矿区社会稳定。
        80年代以后,辖区政府开始陆续修建东环路、新建街等道路,并新建了区文化馆、广播站和红光市场等公益设施,后来又建成了中医院、长征商场等公共设施。
        至于辖区中小学教育及医疗救护等社会职能还是依靠矿务局。那时石炭井区属及市属企业主要集中在商贸服务业,还有若干“大集体”性质的服务企业。
        石炭井区整体布局大致以铁路为界,铁路以西为煤炭生产区,铁路以东为居民生活区。辖区有两条横贯南北的主干道,最长的一条主干道南起301省道一矿段,北至丰安北街三矿段,全长约7公里。
        其中,新华街是这条主干道的繁华路段。街上有一个新华商场,是60年代开业的老商场,也是当时这里最大的商场。
       70年代末,新华街上相继建成一些商场,规模最大和建筑最高的当属长征商场了。另一条南北大道是建于80年代初的东环路,南起矿务局第二中学的新华桥,北至新建西街路口。
        90年代末,辖区政府开始在位于沙河沟以东,居民区以西的泄洪堤下修建第三条南北大道,开通工人新村与长征桥一线,当时绝大部分路基已完工,后因两区合并而搁置。
        石炭井是纯工矿区,煤炭开采是唯一支撑产业,因此这里产业工人比重高。当年除国家有计划成建制地调集一批管理干部和熟练工人外,还有许多因历次政治运动下放和生活所迫的自流人员在矿上工作,也有目不识丁的亦工亦农人员。
        那时煤炭行业职工工资相对较高,福利待遇不错,这使得不少外单位职工争相往煤炭企业调动,还有些大城市的青年因羡慕国企名头而来矿区工作。
        当时矿区产业工人有3万余人,中小学在校生2万多人,每天清晨,矿区街道尽是上学和上班人群。当学生与工人在新华街上会集后,便形成一支浩浩荡荡的强大人流,你不难想象,那是怎样的一种情形,又是怎样的一种气势。
        地域多元文化是矿区的主流文化,矿区人虽身居大山深处,但并不土气。
        这里人的衣饰着装不仅紧跟当代时尚,而且一度堪比银川城里的人,坊间有矿区“小上海”之说。
        矿里人特别爱读书和购书,当年矿区的图书保有量和图书发行量均据全市之冠,人均藏书量也是全市最高的。
        那时不仅辖区政府有文化馆、图书馆,矿务局也有文化宫和图书馆,并且各矿也都建有图书阅览室。
       也许是身居大山渴望求知的缘故,每逢休息日,石炭井区新华书店是最为热闹的地方,当年这个很不起眼,面积不过百平方米的普通砖房,如今不知有多少人还怀念着那个小书店,还有多少人仍对那个书店难以忘怀。
        石炭井区也有一条文化街,说是文化街,其实就是文体活动设施相对集中的地方。
        文化街位于新华北街与长征桥连接处西侧,从北向南,依此为石炭井区中心广场、矿务局工人俱乐部、矿务局中学(改第二小学)、矿务局体育球场(改文化广场)、工人文化宫和局职工医院都在这里。
        在那个文化娱乐生活比较单调的年代,企业文化活动相对比较活跃。石炭井矿务局除每年举办文艺汇演活动外,还经常在系统内举办各类赛事。
        那时矿务局还设有体育协会,专门负责全局各类体育活动和比赛,当时举办最多的是篮球比赛,并经常邀请外省球队来矿区参加比赛活动。
        进入90年代以后,随着煤炭市场价格放开和国家对统配煤矿补贴的取消,特别是石炭井四矿、三矿等单位相继实行政策破产。矿上工人几个月开不了工资,煤炭企业一度走入低谷。
        1993年4月石炭井矿务局机关下迁大武口区,辖区人口也开始逐步减少。
        这时石炭井区步入了一个新拐点,社会经济发展面临着严峻形势。
        那时辖区财政收入每年不过300来万,最好的时候也就400多万。但对社会管理职能欠缺的辖区政府而言,保障机构运转还是绰绰有余的。
       当时在全国像石炭井这样的县级区划单位很多,有的基础条件和发展环境远不如石炭井,为什么偏偏把这里已存在了30多年的建制撤销。问题究竟出在哪里,现在回过来看,原因是多方面的,但绝不是资源面临枯竭和经济发展萎缩那么简单。
        其实,早在石炭井矿务局下迁之时,辖区政府就有一种今后向何处发展的意见,当时因多方面原因,没有引起足够重视。
        后来辖区政府在研究编制《石炭井区第十个五年计划发展纲要》时,曾经提出未来五年发展“两步走”的战略。
        一是优先发展石炭井沟口地区,争取矿务局支持,壮大沟口工业基础;二是实行生产区和生活区分开,石炭井区政府迁址,由新华北街迁至沟口街道。但不知什么原因,等到《石炭井区第十个五年计划发展纲要》下发时却没有上述内容。
        辖区经济严重依赖矿务局,矿务局打个“喷嚏”,整个辖区都会受影响,产业结构单一化极易使经济陷入“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境地。
        当时这里的产业结构严重失衡,民营经济发展裹足不前。
        辖区最大民营企业庆华公司因受制于矿务局,被迫无奈迁至内蒙古发展。目前庆华公司已经发展成为多元化产业集团,旗下产业遍及内蒙古、青海、甘肃和宁夏中部。
        面对不断恶化的区域经济发展环境,辖区政府不是没有找到解决紧迫问题的症结,而是受当时条件所限,根本解决不了这些问题。
        由于认识的局限性,加上辖区政府应对乏力,使得经济发展步入举步维艰的境地。
        尽管辖区政府在最后几年,做了一些力所能及的补救工作,但区政府广大干部在思想上依然没有认识到危机的存在,仍然一味地把困难和问题当作向上争取资金和项目的筹码,客观上给自治区决策层造成石炭井正在“萎缩”的印象。
        此外,有些媒体和调研单位更是在这方面推波助澜,不仅把客观存在问题进行主观放大,而且还从研究问题上把石炭井推向了死胡同。
        当自治区决意要上报撤销石炭井区建制的时候,一切尚在保密状态之下进行。甚至在撤区前半个月,市委组织部还就辖区“两会”换届候选人进行组织考察。
        与此同时,自治区人大常委会也在报纸上公布辖区人大代表名额。
        如此平稳有序的工作安排背后,一个令辖区政府干部意想不到的事情正在悄然临近。
        20世纪60年代以来,石炭井地区活跃着三支被赋予正式“番号”的大军。
        一支是生产大军,即石炭井矿务局,另一支是戍边大军,即解放军陆军20师,还有一支就是山里的政府。
        弹指一挥间,随着形势的发展变化,当年这三支成建制的队伍,如今都已淡出了百里矿区,并渐渐消失在历史的时空。
        最先从这里淡出的是陆军20师。
        这是一支从战争硝烟和炮火中诞生的英雄部队,也是一支有着革命历史和光荣传统的部队。曾参加过百团大战,解放张家口、太原等战役。
        自1969年10月奉命移防石炭井以来,全师官兵充分发扬“艰苦奋斗,自觉奉献”的贺兰山精神,为祖国北大门站岗放哨,而且一站就是16年。
       十六载风霜雪雨,他们以共和国军人的忠诚和无悔的青春年华,集中再现了“饮冰雪,住窑洞,筑坑道,守边卡”戍边风采。
        当年这些我们身边最可爱的人,为了守边卫国而默默无私奉献。几百名官兵积劳成疾,因伤致残,其中有32位烈士长眠于这里,他们的英魂与贺兰山一样永存。
        我不禁想起十几年前,有一位烈士的母亲从山东来石炭井看望九泉之下的儿子,因到八号泉没有班车便来民政部门寻求帮助,当时我陪着老人家来到八号泉烈士公墓。
        老人家的儿子是在1970年一次抢险中牺牲的,时年还不满20岁。当时部队番号已经取消多年,八号泉是一片空荡荡的营房,唯有烈士们在这里寂寞长眠。
        回来以后,我的心情一时难以平静,就给自治区民政厅反映情况,不久,民政厅有了回复。后来得知在原20师王焕民政委的努力下,自治区已决定将八号泉烈士公墓迁至石嘴山市青山烈士陵园。
        1985年10月,在“百万大裁军”命令下,陆军20师被正式撤销。
        同时又下达:以陆军20师直机关为基础组建陆军第47集团军坦克旅部。其中,20师保留了两个具有光荣历史的连队,即20师59团“红二连”和60团的“草原铁骑红四连”,并编入其他部队。
        据20师的老兵讲,被裁撤重新入编的人员,部队在安排时一切从优,不能让戍边的官兵有任何委屈。
        陆军20师虽然淡出了石炭井,但百里矿区老百姓永远不会忘记他们。曾经在这里流血流汗,奉献了青春的20师广大官兵更不会忘记矿区的人民。
        陆军20师就像老百姓心中一座永恒的丰碑,已深深印在他们心底。
       有位陆军20师老兵在日记中写道:“我为那十六个春秋骄傲,为那十六个春秋自豪。艰苦的戍边环境,让我的青春年华增添了浓重的绿色,那是生机勃发的象征,更是无悔青春的释放。”
        石炭井矿务局于2000年6月在国企改制大潮中退出了历史建制。
        这个全国煤炭行业一类企业,拥有14万职工和家属,有着40年光荣历史的国有煤炭企业正式改制为太西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当年,那些来自各地的建设者们在石炭井会集,他们战风沙、斗严寒,风餐露宿、壮志满怀,大打开发矿业的攻坚战,才形成了今天以煤炭开采为主,多业并举的产业格局。
        40年共生产原煤近2亿吨,其间有600余名工人和干部为国家煤炭事业发展献出宝贵的生命。
        据有关方面了解,在国内建设一个千万吨矿区,需要国家投资20亿元,建设石炭井矿区国家只投资5亿元,这在世界上都是罕见的。
       石炭井矿务局改制以后,太西煤业集团也仅存二年,就并入新组建的宁夏煤业集团。原太西集团总部迁往银川,矿上部分工人分流到宁东地区,矿区职工家属有的迁往大武口,有的迁往贺兰县,多数人还留在矿区坚守煤炭开采。
        2006年1月,宁夏煤业集团终于搭上央企神华集团这艘旗舰,并正式成为其旗下子公司,再不用为开拓市场和资金不足犯愁了。
        这时煤炭行业也走出了低谷,迎来发展最好的十年黄金期。煤炭企业中层以上干部都有了年薪,矿工们的工资也有很大提高,煤炭企业一度成为人们热议和羡慕的行业。
        石炭井矿区开发与新中国发展是同步的,那些年代所有运动的痕迹这里都有。
        用矿区人的话说,就是“在‘大跃进’时期勘探,在三年困难时期建设,在十年‘文化大革命’中投产,又在改革大潮中转制”。
        石炭井矿务局虽然淡出了历史,但消失的仅是个代号而已。矿区人和矿区精神永远不会消失,这里许多家庭三代都是煤矿工人,至今,还流传着“献了青春献终身,献了终身献子孙”的豪迈誓言。
        继石炭井矿务局淡出之后,石炭井区划设置也走到了尽头,2002年10月石炭井区建制被撤销。
        撤区对辖区干部来说并不意外,早在2002年之前辖区就已有所传闻。
        当时自治区有关部门已完成撤区上报方案,只不过地方政府尚不知确切时间罢了。撤区消息不是自上而下进行传达的,而是2002年10月20日(周日)当晚,由宁夏电视台首先播发了这则消息。同行几个人去上班时,只见石炭井区政府大门前围了许多的人,走近才知道这些人都是等着处理欠款的。
        上午10点30分,区政府办公室通知召开干部大会。会场主席台上多了些陌生面孔,经介绍才知是大武口区派来的接收人员。
        会后,接收人员开始收缴各部门印章和封存单位账户,一切工作就戛然停止在那一天。
       当晚,区机关食堂特意安排了平时难得的饭菜,但前来吃饭的人寥寥无几。
        多数干部三人一伙、五人一群在外小聚。那天晚上,对于辖区广大干部来说确是一个不眠之夜。有的喜,有的忧,更多的是对未来缺乏信心。
        第三天上午,区办公室通知科以上干部到大武口参加“两区”合并大会。
        走入会场时,我发现许多陌生的目光在审视着我们。第二天早上,当我们主席台上有市委书记、市委组织部及两区主要领导。会上首先宣布两区合并方案,石炭井区主要领导也在会上讲了话。当他饱含深情地说“请同志们珍重……”时,山上来的干部无不动情,有的干部眼里噙满了泪花。会议结束后,大家纷纷走出会场,山上的干部们只是彼此目视无语,但每个人的心情很沉重,颇有一种“画眉深浅入时无”愁绪。
         两区合并方案:撤销石炭井区建制,机构和人员并入大武口区。
        其中,原区委书记调惠农县履新,原区四套班子成员,除个别退休和少数由市上安置外,其余均原职安排于大武口区。
        原区党群及政府部门工作人员由大武口区整体对口接收,具体安排是党内任正职,行政任副职。绝大多数中层干部于三个月后改街道办事处任职。
       责任编辑:于海宏
排行榜

CopyRight © 煤炭史志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3004293号
电话:010-64463430(可传真) 邮箱:mtshizhi@163.com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青年沟路23号安源大厦613
邮编:100013
  • 网站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