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煤炭史志网!
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 网站总访问量:
搜索
热门关键词:编写大纲终审 提要
当前位置:首页 >> 工业遗迹和工业史 >

矿工血泪——记日寇统治下淄博煤矿工人的悲惨遭遇

发布时间:2015-06-03 11:01:49       浏览次数:0
        已有百年开采历史的淄博矿区,曾先后遭受过德日帝国主义者的残酷掠夺。日本帝国主义者自1914年10月侵占淄博煤矿,至1945年8月投降, 统治时间长达31年之久,其间,淄博煤矿工人遭受了残酷的奴役和剥削。今年,正值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回忆起那段悲惨的历史, 令人无不悲愤填膺。
(一)
        日本帝国主义统治下的淄博煤矿,劳动条件十分恶劣,矿工的生命毫无保障。淄川煤矿在当时算是山东最近代化的煤矿,但井下的生产方式极端落后,采取残柱式采掘,加之煤层薄,一般厚度在0.8米至1.3米之间,矿工们只能蜷曲着身子艰难地劳动。搬运工人,俗称“筐头”,他们在拖筐下面拴着一根绳子,由肩上拖拉在两腿之间,匍匍着身子,在狭窄的煤道里,拖着百十斤重的煤筐,被日本监工和把头用皮鞭、棍棒逼迫着,不停地运煤。那时,多数矿井采用自然通风,井下空气污浊,高湿高温。井下无清洁饮水,矿工们干渴时只好喝煤沟里的水,矿工们叫“喝趴水”。繁重的劳动,恶劣的环境,非人的折磨,使矿工们的身体受到严重摧残。有的腰累弯了,手指变形,脚趾烂掉;有的遇到疾病,便过早地结束了悲惨的生命。矿井下缺乏必要的安全设施,日寇为了掠夺煤炭,降低生产成本,极力减少坑木支护,矿工们只好用高粱秸和细木棍作信号柱,所以井下经常发生冒顶事故。
        矿工们的劳动时间非常长,简直把命拴在了矿井上。有的矿井实行12小时工作制,加上上下班的辅助时间,矿工每上一个班要在16小时以上.有的矿井实行大班24小时工作制,加上上下班赶路、到矿井排队领工签、领工具等辅助时间,每班长达30多个小时。
        矿工们不仅干着繁重的劳动,还遭受着日寇和封建包工柜的层层盘剥,过着饥寒交迫的生活。老矿工崔文浩家里没有一件象样的衣裳,只有一条破旧裤子,在家用破布遮羞挡寒,他和妻子谁出门谁穿上这条破裤,后来人们称这条裤子叫“夫妻裤”。1942年,淄川煤矿的矿工每人一班只挣3斤“粮食”,都是些发霉的“橡子面”、“高粱面”、“玉米面”等。即使这样,还要被包工柜、把头克扣,掺上沙土,不给足斤两。矿工们一家只好吃谷糠、麦糠、高粱壳、树叶和野菜等。      
       1943年,矿工张勤三在淄川煤矿大包柜、汉奸李德水柜上干了一个大班,挣了3斤橡子面舍不得吃,想带回家给孩子吃,饿死在路上。矿工张立德在洪六坑干完大班后,拿着挣得3斤高粱饼,刚走出矿门就昏倒在路旁。像这样饥累交迫而死的矿工不计其数。许多矿工被逼得逃荒要饭,卖儿卖女。淄川大奎二村有l50户矿工家庭,被逼逃荒要饭的有49户,卖儿卖女的22户。原黑山煤矿调查过100户老矿工家庭,当过童工的有77人,要过饭的有40户58人,卖儿卖女的有17户25人,冻死饿死的有12户14人,被生活所迫自杀的有6户8人,因井下事故死亡的有23户34人。老矿工马衍福祖孙三代都以下煤矿为生,父亲病后因无钱治疗而逝,叔父又在井下不幸被矿车撞死,爷爷看到这种情景,被逼无奈,悬梁自尽。马衍福ll岁便为生活所迫拖着瘦弱的身子,下井当了童工。“三代矿工百年泪”,马衍福一家的苦难遭遇是千万矿工苦难的一个缩影。
(二)
        震惊中外的北大井透水事故,惨绝人寰。淄川煤矿北大井位于原淄川县大荒地(现淄矿集团中舜公司所在地),原是德帝国主义者所开,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后,被日本帝国主义者乘机军事占领。在中国人民的强烈反抗下,1923年,淄川煤矿名义上改为中日合办,实际上矿井还是被日本帝国主义者所掌握,是日本帝国主义者掠夺淄博煤炭资源的主要矿井。1935年5月13日发生特大透水惨案。是日上午11时,北大井十行75号采区突然出水,水势初如碗口,以后越出越猛,涌水量每分钟达到443立方米,当日内,十行以下的坑道全被淹没。当班在矿井下工作的矿工,只有靠近井口附近的极少数人侥幸逃出,其余大部分遇难。这次事故,遇难矿工536人。北大井75号采区到74号采区,原有一条通道,由于年久失修,顶板塌陷,堵塞了矿工们逃生的道路,截断了往西大巷、南大巷传递消息的线路,致使在这两个采区生产的300多名矿工一无所知,全部遇难。77号采区是井下巷道的最高点, 矿工们被不断上涨的洪水逼到这里,盼望着大水能够排出,得到救援。但是,尽管他们苦苦等待,却毫无生还的希望。随着水势上涨,空气越来越稀薄,一个个被活活地憋死,后遭洪水吞没。直到1975年北大井排水后,人们才发现遇难矿工的尸骨:有的紧紧相抱,有的偎偎依靠,有的蜷曲着身子,有的状如顿首哀号!他们中有老人,有青壮年,还有许多十几岁的童工。此情此景,令人惨不忍睹!
        惨案发生后,人们得知这个噩耗,从四面八方涌向矿内,要求矿方采取措施抢救井下的矿工。遇难者的家人环井呼号,或喊夫或唤子,哭声震天,悲痛异常!随即遭到矿方的武力镇压。这次惨案,使矿区十里以内几乎村村都有死难者。有的是父子几人,有的是兄弟数人,同时在井下遇难。洪山镇南工厂村的郝春梅大娘,4个儿子被淹死在井下,她听到这个噩耗后急得当场昏倒,后因想儿子,精神失常,流落街头,不久便含恨死去。
        北大井特大透水惨案发生的原因:一是早有预兆、矿方却不及时采取预防措施;二是矿方为了急于掠夺煤炭,攫取高额利润,降低成本,将必要的防水煤柱都采掉了,致使采空面积过大,顶板下沉,酿成出水大祸;三是巷道失修,安全通道被堵塞,使矿工们无生还之路。但最根本的是日本帝国主义者为了适应扩张政策的需要,不惜推行“以人换煤”的殖民侵略政策的结果。是日本帝国主义在淄博犯下的一大罪行!
(三)
        1937年“七七”事变后,日本帝国主义者先后向淄博矿区派了大批军、警、宪、特,建立起反动的法西斯统治机构,对淄博矿区的矿工和人民群众进行血腥统治。他们不断抓捕我抗日军民,肆意杀戮。仅日寇设在洪山的宪兵队、“剿共队”就残害矿工和群众达200多人。被抓捕者有的当场死于刑讯室,有的先被施用重刑后再被杀害。日寇设立的酷刑有坐“老虎凳”、灌辣椒水、抽皮鞭、狼狗咬,洋刀劈、枪杀等。日寇在各地设立的一座座所谓的“公馆”,是一座座杀人的魔窟。洪山宪兵队的“鲁淄公馆”(1944年10月改为“精华公馆”),是日寇在洪山镇的最高特务机构,驻洪山的“剿共队”、矿警队、伪警察所、伪警备队和鲁大公司淄川炭矿的“善邻系”等为它收集情报,逮捕我矿工和革命干部。它内部设有刑讯室和牢狱。被抓捕进去的人绝大多数折磨而死,侥幸没死的也都造成身残智衰。矿工盖玉芳就曾在精华公馆内受过酷刑。1944年10月,盖玉芳和父亲被抓进“精华公馆”, 日寇硬说他俩偷了矿上的电线,对其施以酷刑,把他们打得遍体鳞伤,鲜血直流。后又把他们绑在“老虎凳”上,往嘴里灌凉水,用脚在肚子上踩,血和水一齐从口、鼻子里冒出来。在这种残酷折磨下,盖玉芳和父亲昏死过多次。盖玉芳的父亲不承认偷电线,日寇就硬往他嘴里灌开水,将牙齿全部烫掉,后被杀死。盖玉芳在牢里押了近一年,被折磨得奄奄一息,直到八路军第一次解放洪山,才被获救。
        被日寇抓骗来的劳工的命运同样悲惨。1941年冬,日本帝国主义者为了适应侵略战争的需要,加紧掠夺煤炭,从天津、河北、河南、江苏、济南、潍县、历城、沂水等地抓掳了2000多名劳工来淄博为他们挖煤。日寇直接把持下的鲁大公司、博东公司在淄川、博山矿区建立了10余处劳工窝铺。最典型的是鲁大公司淄川煤矿设立的“新民村”劳工窝铺。“新民村”设在淄川黉山东麓泉子村附近,四周垒了两米多高的石围墙,上安电网。围墙的四角和大门分别修筑了5座炮楼,里面驻着1个日本警备小队和1个矿警小队。日夜有人在炮楼上站岗,并雇俑了几十个把头持棍监视劳工。这里的劳工有600多人,其中有被俘虏的抗日军人,有被伪保长强征来的村民,还有被抓骗来的150多个童工。“新民村”有窝铺20余所。窝铺极其简陋,周围乱石砌墙,玉米秸或茅草盖顶。窝铺里面的地下挖一道深1米多、长30多米的沟,将土折到两边,就是睡人的“土炕”,上铺烂草破席,五六十个人挤在一起。窝铺内的空气污浊不堪。夏天,闷热潮湿,蚊子、臭虫咬得人难以入睡;冬天,冷风吹着雪花,冻得象冰窖。劳工们穿着印有号码的破衣,象囚犯一样。吃的是又苦又涩的橡面窝头,上下井由矿警队持枪押送。进了窝铺不能随便出来,连大小便也被监管,毫无人身自由。劳工们经常受到日寇、汉奸的无端打骂和残害。1943年,有一个劳工忍受不了折磨被迫逃跑,不幸被抓住,打得死去活来,日寇将窝铺内的劳工集合起来,当面威吓,将被抓劳工拖到设好的高压电网,活活电死。
        “新民村”里的童工,年龄大都在11至14岁左右,他们天天同成年劳工一样,被押送到井下去干拉煤筐、采煤等繁重的劳动,一干就是一个大班24小时,每班只发给两个发霉的橡面窝头,被折磨得骨瘦如柴。有的童工身弱力小,干不了这些重活,被日本监工或把头用皮鞭和尖锤驱赶着硬干,累得一边干一边哭。有的童工病了,命运更惨。有一个从济南被抓来的童工叫肖金子,才14岁,忍受不了折磨,一天,在押送上工的路上想逃出虎口,不幸被电车压断了左腿,浑身鲜血淋淋,昏了过去,日寇不但不抢救,反而脚踢棍打,拖上电车,拉回窝铺。后来看到这名童工奄奄一息,不能为他们卖命挖煤了,便派人把他拖到山沟里活埋,肖金子嘴里露出微弱的哀求声:“我没死,你们不能这样啊!”但是毫无人性的日寇哪管这些,仍命令将他活活埋掉。肖金子就这样惨死在日寇手下!
        在日寇凶狠的摧残下,劳工们个个贫病交加。1943年“新民村”流行“木汉病”(即回归热),有400多人染上这种病,个个鼻子出血,浑身发烧。日寇不但不给治疗,反而强迫他们继续下井干活。对病重者则以“隔离”、“治疗”为名,拖出窝铺,扔进荒山野沟。泉子村附近的一条沟,人们叫做“万人沟”,这里不知惨死了多少矿工。沟内尸骨累累,白天,乌鸦老鹰凿噬,夜晚,野狼嚎叫,令人毛骨悚然。“万人沟”是日寇统治下淄博煤矿工人悲惨历史的见证!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淄博煤矿工人的苦难历史,是中华民族苦难历史的一个缩影。历史告诉我们,落后就要挨打,就会受制于人。强国是爱国的根本。让我们牢记这段悲惨屈辱的历史,珍惜今天的宝贵时机,抓住机遇,扎实苦干,不断增强经济实力,为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梦,做出自己应有的贡献,用百倍的努力去开创祖国美好的明天!    (赵海喜 ) 
排行榜

CopyRight © 煤炭史志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3004293号
电话:010-64463430(可传真) 邮箱:mtshizhi@163.com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青年沟路23号安源大厦613
邮编:100013
  • 网站扫一扫